獨尊星河》 最新章節: 新書審核通過跪求支持(08-22)      第九百三十三章永恒仙主(08-22)      第八百一十七章他的血液(08-22)     

獨尊星河70 返回酒店


   (明天開始就是首頁風云了,希望兄弟們給力點啊,別讓浮屠撲的太難看了。另外風云期間看支持情況不定期爆發。已經過了新書榜,浮屠也沒有什么好保留的了。所以,兄弟們狠狠的頂著浮屠吧!另外,新的一月帶來了,求點保底的月票。)
  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的異樣的情緒。不過身邊的存在卻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這話語之中的那種開心,那種驕傲。最終,臉上閃過了一絲的無奈。
  “不過他得到什么,最后獲益的不都是你們陸家嗎?真不知道這個小子有什么秘密,竟然能夠進入這古方族祭祀之地…”
  “當初我們都發現了此地的真正入口,只可惜卻沒有一個人能夠進入。里面的封印實在太過恐怖了,面對黃泉神王的投影所在,我們根本就不是一合之將,如果不是外面還有人幫襯著,恐怕我們都已經隕落了吧。”
  說完這話,那位存在深深的嘆了一口氣。而這一瞬間,兩人都是無比的沉默。
  最終,那道幻象還是開口了。
  “不管如何,這一次我都要守護小鋒,如今的我,已經不是昔ri的我了。當初因為那些老混蛋,我倒在了最后的一步之上,暫時的失去了沖擊神王的資格,那么這一次,我無論如何也不會讓他重演我的悲劇!”
  說完這話,身影開始淡化,最終消失在了天空之中…
  花費了一個小時,陸峰終于來到了他存放那輛懸車的地方。看了一下,發現周圍真的沒有人后,陸峰快速的走進了懸車,他將所有的丹藥放置好了之后,開始朝著古方城飛馳而去。
  飛馳了一個小時,終于來到了他離開之時的那家酒店。
  看著熱鬧的市區,感受到這種充滿了現代氣息的都市。陸峰恍若隔世。
  或許他只是離開了四個月的時間,可是在攀登祭壇的道路之上,陸峰卻經歷了九世!雖然只是幻象,可是這九世的經歷,宛若最真實的經歷。如今的他,都感受到了一種滄桑,一種荒涼的心念。而如今在看到這真正屬于他的時代繁華,陸峰心中真的是百感交集啊。
  “終于,回來了…”
  走下懸車,直接走進了酒店之中。
  陸峰不知道自己的東西還在不在。即便是酒店將他的東西處理了,陸峰也沒有什么好說的。畢竟當初他只是花費了一周的定金而已。如今已經過去了整整四個月,所有的花費自然已經沒有了。而酒店想要做出什么來,也是合情合理的。
  陸峰走進了大廳里面,直接來到了柜臺之前。
  “這位小姐,我因為有些事情離開了一段時間,當初我只是定了一周的住房,不過到現在卻已經過期三個多月了。不知道我當初放在房間的行李還有沒有?”
  聽到陸峰的話,那位前臺的服務員詭異的看了陸峰一眼。畢竟這樣的情況她很少遇到的。不過片刻之后,那位服務員就恢復了過來。她打開了隨身的記錄裝置稍稍的查詢了一下,然后開口問道。
  “請問,您是不是陸峰先生?”
  陸峰輕輕的點了點頭。
  那位服務員微微一笑。開口說道。
  “您這樣的情況我們極少遇到,不過,我們酒店的信譽還是極好的。雖然您已經離開,但是您的東西卻被我們保留了下來…”
  陸峰微微一喜。說實話,在他的行禮里面沒有什么值錢的東西。不過確是很重要的。因為有許多關于他的身份證明都在里面。那些都是天絡無法替代的最終身份證明。他回到紅蘭星之后就要立刻去學校報到了。如果丟了話,還要浪費一些時間才能補辦回來。這樣的事情,陸峰不喜歡遇到。
  “那么真的多謝你們了。我的行李在哪里呢?”
  看到陸峰欣喜的摸樣,那位服務員禮貌的一笑。卻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說道:“不過,陸峰先生,雖然幫您保管行李不需要收取額外的費用,可是對于其他的,您是不是可以直接支付呢?”
  其他的?
  陸峰微微一愣,不知道這位服務員說的什么。不過很快,他終于想了起來。神sè間微微有些尷尬。
  “我剛才忘記了,不好意思。那么我的租賃費是多少呢?”
  陸峰除了住在這酒店之外,他還在酒店里租賃了懸車,也就是他現在乘坐的那一輛。而這租賃費,是一天500聯邦幣。到現在為止,他租賃的時間已經將近四個月了。算起來,也是高達六萬的租賃費了。
  “先生,你一共租賃了114天,租賃費用是57000聯邦幣,之前您已經交過十萬元的押金,從中扣除得到話,我們需要找您43000聯邦幣。這樣,您還有什么需要解釋的嗎?”
  陸峰搖了搖頭。六萬聯邦幣對于他來說,并不算什么。畢竟他如今還有幾百萬的聯邦幣,再加上陸峰對于金錢,并不是十分的看重。而如今在得到那些丹藥之后,他更是已經不在乎什么錢了。所以陸峰沒有任何需要質疑的。
  服務員拿過了陸峰的支付卡,在上面劃上了43000后,就還給了陸峰。
  “先生,您的行禮放在我們酒店的保險庫中,一會我叫人幫你取來。”
  說完這話,服務員打開了天絡的通訊裝置,對著里面吩咐了一下后就不在說什么了。
  很快,一個人拖著陸峰的行李箱走了過來。看到那箱子,陸峰輕輕的點了點頭。那確實就是他的東西。
  “那么,多謝您了。懸車等下一下我會直接交換給你們的。”
  最后一句,是陸峰要離開時候補上的。因為此刻他突然想起在懸車之上,還有那三百多顆丹藥存在。
  “沒關系的先生,按照您付款的金額。在明天早上八點之前,懸車的使用權還是屬于您的。”
  微笑著對陸峰解釋道。而陸峰也是禮貌的一笑后,就轉身離開了這里。
  走到懸車之上,將自己的行禮放在了上面。很快,陸峰就將自己箱子中那些沒用的東西全部的拿了出來,然后小心翼翼的將那三百多的丹藥放在了里面。
  做完一切之后。陸峰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看著手中天絡顯示的時間,陸峰想了一下,又重新回到了酒店開了一間套房。來到房間之后,將行禮箱放在了自己的床邊,陸峰打開了天絡。
  一瞬間,上百道信息蜂擁而至。看到這些,陸峰也沒有露出什么驚訝的神sè。畢竟他可以算是‘消失’了四個月的時間,想來找他的人應該不少吧。
  這上百信息之中,有超過七十條是李永恒發來的。詢問的內容自然就是關于陸峰的去向了。
  看著那上面濃濃的關心之情,陸峰也是微微一笑。說實話,有這樣的一個兄弟,陸峰是從心底感到開心的。隨手給李永恒回了一條信息,陸峰繼續查看起下面的信息來了。
  剩下的幾十條信息中,都是一些同學約他出去玩的內容,當然,除了這些之外也有聯邦大學的入學通知等。
  不過,這其中最讓陸峰注意的還是他父親發來的信息。
  上面說陸濤的研究到了一個關鍵的時刻,近期可能無法回家,讓陸峰不必掛念,年底的時候他會回來的。而看了一下時間,陸峰發現信息發來的那天,正好是自己進入古方祭祀之地的時間。
  微微沉默一下,陸峰也沒有在深思什么。他如今已經猜測到了自己的血脈來歷,雖然有些匪夷所思,不過陸峰卻明白,這一切真的就是這樣。既然父親有事,那么等上一段時間也沒有什么了。
  就在陸峰打算關閉天絡好好休息一下的時候,李永恒的申請通話的信息卻猛然跳了出來。微微一笑,陸峰接通了…
  “我說陸峰,你到底去哪里了?!怎么這么長時間都沒有你的信息,開學的報道你都不去,還想做什么啊!我還打算讓我老媽走走關系,把咱倆安排在一個宿舍呢,你這么一弄直接就沒戲了…”
  一上來,李永恒就是開始不停的叨叨,陸峰只是笑著,聽著,卻始終沒有說什么。當李永恒停下來的時候,陸峰才終于能夠開口說話。
  “永恒,這是我的不對,其實我也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本來我只是打算出來旅游一下的,可是正巧碰到一些事情,所以就耽擱了下。”
  聽到陸峰的話,李永恒微微沉默。有些事情?那是什么事情?有什么事情讓陸峰整整消失了四個月之久呢?不過如今看到陸峰安然的摸樣,他也就放下心來。在者,從陸峰的的話語中,他也聽出來。
  對于這一次旅行,陸峰似乎是不想多說什么。作為兄弟,陸峰自然不想多說,那么他也就不在去問了。
  終于,又聊了一會關于聯邦大學紅蘭星分校的情況后,兩人結束了通話。
  躺在床鋪之上,陸峰很快就陷入到了睡夢之中。
  第二天,等他起來的時候已經是臨近中午了。來到酒店的前臺將房間退掉,陸峰又海吃了一頓。這些天如果不是有著血脈力量的支持,他恐怕早就餓死了。可是即便如此,陸峰也已經感到自己極限的降臨。他現在,急需補充一下。
  不知不覺中,陸峰在離開酒店之前,又狠狠的震撼了一次酒店的服務員。因為這一次陸峰吃的東西實在是太多太多了。這幾乎等同于七八個成年人的最大飯量了。即便如此,陸峰在吃完之后也沒有表現出任何難受的摸樣。
  /br
  /br
  Ps:書友們,我是雨暮浮屠,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