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尊星河》 最新章節: 新書審核通過跪求支持(08-22)      第九百三十三章永恒仙主(08-22)      第八百一十七章他的血液(08-22)     

獨尊星河507 陸峰隕落


   隱約間,陸峰感受到自己的身體似乎開始虛無,感受到自己的靈魂似乎開始消退,感受到自己存在的印記,正在緩緩的湮滅!
  這似乎是一種無法逆天的抹殺,一種全部位置的抹殺。
  可是面對這些,陸峰卻沒有任何驚駭的神色,他沒有那種瘋狂,沒有那種絕望。他眼中存在的,只是一種淡淡的茫然,只是一種,無盡的灑脫。
  “或許,我有時也太過自我了,我有時候,也太過自信了…”
  “出道至今,我一次又一次的瘋狂,我的血液沸騰,我的瘋狂吶喊,我面對億萬,從來都是進入最癲狂的領域之中。可是那,真的就是我嗎…”
  陸峰,茫然,漸漸的,曾經一切的經歷,開始不斷的出現在他的腦海之中,一切的經歷,仿佛那些記錄了一切的影像資料,開始全部的重放了一遍。
  “我記得,曾經的我,雖然是個不能修煉的普通人。可是我卻從來沒有放棄過。那時候的我,受到的打擊多少,失落的次數無數…”
  “這一年多的時間之中,我雖然次次磨難,經歷了前所未有的生死,可是最終,我都是走了過來,我都是進入到了一個又一個全新的領域之中。只是,這是真正的我嗎…”
  雙瞳之中,出現了一絲微微的顫抖。
  “曾經的我,未曾成功,卻從來都是無比的沉穩…”
  “現在的我,不曾失敗,卻一直都是此次的瘋狂…”
  “到底哪一個,才是真正的我…”
  陸峰,茫然了,這一刻的他,真的很難受。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下一瞬間,陸峰的雙眼終于完全的閉上。他知道,自己已經真的走到了最后的時刻了。
  “爸爸,媽媽,對不起。我終究失敗了。您們的兒子,失敗了。我愛你們,我真的,很愛你們…”
  腦海之中,陸峰仿佛又一次的看到了父母的微笑,看到了他們那無盡的體貼,那種溫馨的呵護。看到了兒時的房間,父母的逗玩,看到了幼時的床邊,父母的歡樂,看到了曾經的學校,父母的期盼。
  嘴角,是一絲苦澀的笑容。
  “永恒,我的兄弟,對不起了。當初我們說好的一切,真的無法在完成了…”
  “老師,對不起了,您的學生,還是讓您失望了。我,甚至連神師都沒有進入,便跌倒在了路面之上…”
  “屠天神前輩。對不起了,枉費您如此的看重,枉費您付出如此之多。我,讓您也失望了…”
  一聲聲的對不起,讓陸峰的心靈抖動,讓他的眼見,微微的濕潤。
  終于,緩緩的,陸峰,想到了她和她…
  “雪雁。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慕雪雁,陸峰的女友,她,是陸峰最愛的人之一。是成年之后的陸峰,最愛的人之一。對于她,陸峰只能說一聲,對不起。
  “對不起,我心中還有別人。對不起,我今生無法實現諾言,陪伴在你的身邊…”
  “還有,清然,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羽幽清然,陸峰年幼的摯愛唯一。對于她,陸峰能夠說的,做的,依然是對不起!
  “對不起,我忘記了當初的承諾,對不起,我的身邊,有了另外的人兒…”
  …
  雙目緊緊的閉著,漸漸的,陸峰的身體竟然開始了無盡的虛無,竟然成為了完全的透明之色,似乎下一刻,他真的就要完全的消失了。
  漸漸的,陸峰笑了,那緊閉的雙目之中,帶上了絲絲的笑容…
  “這樣的抹殺,真的不錯吧…”
  “起碼,我愛的人,我守護的人,我希望快樂的人,可以忘記我…”
  “只是,對不起,清然。我終究,還是沒有實現我的約定,我終究,還是無法解救于你…”
  聲音,再也不復存在,因為這一刻,陸峰的身體徹底虛幻,終于完全的消失了…
  …
  最后的一瞬間,只剩下了漸漸虛無的靈魂,陸峰,終究還是再一次的來到了這里,他終究還是進入到了他的意念空間之中。
  陸峰看著面前的通天浮屠,沒有做什么。他只是走到了通天浮屠的前面,靜靜的坐了下來。
  看著那依然神秘,依然沒有頂端的通天浮屠,陸峰即將湮滅的靈魂眼神之中,閃過了無數的滄桑。
  “我知道,是你改變了我的命運。可是我卻不敢真的確定,這一切究竟是意外的巧合,還是…”
  “一種宿命的安排…”
  陸峰,曾經認為一切都是意外。因為他知道如果不是通天浮屠的改變,那么他的一生就是平平淡淡,他的血脈,永遠無法覺醒。可是通天浮屠出現了,打碎了他的桎梏,改變了他的命運,甚至讓他覺醒了那被陸家始祖都認定不能覺醒的血脈!
  陸峰認為,那是超越了命運的存在。是通天浮屠的存在,改變了他平庸的一生。
  可是現在,陸峰卻不知道,真相究竟是不是這樣…
  “當我靈魂第一次覺醒的時候,在我老師道頌天的內世界之中。我看到了…”
  “或者道頌天老師都不知道,其實一切,我都是看到了。因為那一刻的無上帝王,就是我,就是我陸峰啊…”
  “億萬神靈為身,無盡仙魔做骨,時空真理凝眸,命運永恒鑄魂…”
  “好偉大,真的好偉大啊!可是,那是我嗎?那,是真正的我,是我陸峰嗎?”
  陸峰,茫然了。他知道,有著這樣驚天異象的,是曠古無雙的存在。可是那人,那尊帝王,真的就是他陸峰嗎?
  “仙王,出現了。他的風姿絕代,他的威能蓋世。我知道,他的強大是宇宙這一代之中,幾乎無人可以相比的。”
  這一時代之中最強大的妖孽,除了陸峰之外,無非就是天王了,即便是在有更加恐怖的王者,也不會比天王強大多少。可是強如天王,依然遠遠無法同仙王相比。兩者之間,相差的實在太多太多了。
  畢竟仙王,那是禁忌之王。
  “可是他卻說,我才是這一時代的主題!在很久之前,這就是注定的。我陸峰,竟然是注定這一時代的王者。那,是我嗎…”
  那是我嗎?
  如果這一切都是注定的話,那么我所謂的超脫命運,我所謂的命運控制之外,完全就是一個笑話了。我從來,都是被命運的控制啊…
  “魔王出現,他說過,不管是他還是仙王,終究都是受到一定的制約,讓他們的實力,永遠不可能在初期的時候就爆發到極點。他們說,我的極限存在,其實就是一種頂點。這是已經注定的,是永遠無法改變的…”
  魔王的話,依然歷歷在目,讓陸峰的心,在不斷的顫抖。
  下一刻,他仿佛用盡了最后的力量,在這無盡虛幻的靈魂體上,陸峰爆發了前所未有的激動之情!
  “我陸峰,到頭來,其實都是被命運的控制。我曾經認為,自己不再命運之中,我是超脫了一切控制的存在,可是現在我才明白,原來這一切,都是被安排。被控制的!”
  “就連你的出現,都是命運的安排。就連你這樣偉大的存在,都要遵循命運的安排,在這時間,出現的,對嗎?”
  “我說的對嗎…”
  “通天浮屠…”
  雙目之中,終于出現了一絲最后的光芒神采,陸峰站了起來,慢慢的走向了通天浮屠。
  隨著他的走動,靈魂的存在,幾乎已經微不可查,幾乎已經徹底的消失了。可是陸峰,依然還是在走動!
  終于,就連靈魂都要即將虛無的他,終于還是來到了通天浮屠的身邊,已經淡化到極點的面容之上,出現了一絲那么奪目的笑容。伸出了手臂,下一刻,陸峰的手緩緩的伸向了那通天浮屠。
  可是,就在最后的一瞬間,陸峰停了下來。
  看著通天浮屠,陸峰即將消失的眼中出現了一種無法言喻的色彩。
  “你,在警告我嗎?你在警告我,不能觸摸你的本體嗎?你在警告我,現在的我一旦觸摸,就要死去嗎?”
  陸峰喃喃的笑著。在他伸出手臂,就要碰觸通天浮屠的時候,卻感受到了一種心底的警告。那是一種源自心底的威脅,這讓陸峰知道,一旦自己碰觸,那么頃刻間就要死去,成為飛灰…
  “我本來,就是要死的存在了。我本來,就是被徹底抹殺的存在了。”
  “我的堅持,還有什么意義呢?!”
  “這一次,讓我放肆一次吧。最后一次,轟轟烈烈的,壯麗吧!”
  “我的命運,不想被任何安排。不管你是誰,都不能主宰我的…”
  手臂,終于徹底的碰到了通天浮屠之上…
  這一刻瞬間,通天浮屠出現了驚世的顫抖,這一刻,無數的光芒閃現,無盡的力量澎爆。這樣的力量無法形容,陸峰在最后的一瞬間,甚至感受到這力量有著湮滅時代的無上威能。
  只是,這樣的感覺就是一瞬間而已,因為下一刻,他那靈魂的軀體,完全的消失了,不知道是本身時間已經到了,還是被這恐怖的力量,徹底的湮滅了。陸峰,就連靈魂體,也徹底的消失了…
  …
  “怎么回事?!”
  一個空曠的時空之中,一尊年輕飄逸的身影猛然站了起來,他的眼中,充滿了一種難以置信的神色。
  “命運的枯萎,時空的斷裂!這怎么可能?!”
  “這一時代的命運,竟然被改變了!究竟是誰,能夠有著這樣驚天的手段!紀元霸主?!不可能!絕對不可能!紀元霸主,也沒有如此的威能!難道,是人王不死,出手改變了一切了嗎?!”
  “這也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帝王,是人王的后裔。人王即便還活著,他也不應該出手將他抹殺,斷裂時空,改換命運的!”
  男子微微的瘋狂,他能夠感受到,這一時代真的混亂了,之前的命運紋理,他可以看得清清楚楚,那是一王主天,群王并起,要吞噬永恒王的異象。這命運沒有結果,因為結果,還沒有出現。可是此刻,在諸般王還未曾碰觸到永恒王身影的時候,永恒王,卻消失了?!
  “帝王,隕落了嗎?!”
  男子,就是無雙的男子!他,就是仙王…
  “不可能,帝王的存在,為這一時代的主題,誰也不能替代。我能死,魔王能死,圣王能死,神王能死,可是唯獨他帝王,不可能死!但是為什么,在我們不曾出手的情況下,帝王,卻隕落了呢…”
  …
  宇宙動蕩。無數的古老巔峰存在都感應到了命運的混亂,感受到了時代的斷裂!
  這些存在,無法相信自己感受到的一切。在沒有宇宙至尊出手的情況下,有存在竟然出手擾亂了宇宙的時代,這無疑是難以置信,不可思議的!
  可是他們感受到的一切卻在告訴他們,一切都是真實的…
  …
  /br
  /br
  Ps:書友們,我是雨暮浮屠,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