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尊星河》 最新章節: 新書審核通過跪求支持(10-23)      第九百三十三章永恒仙主(10-23)      第八百一十七章他的血液(10-23)     

獨尊星河833 陸峰的強勢


   陸峰的話,讓那尊存在微微的沉默了,片刻之后,他面容之上出現了一絲的笑容。
  “心智,果然了得啊。竟然可以通過一些不是問題的問題分析出這樣的情況來。不知道你是當世哪一尊帝級妖孽…”
  這尊守護者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陸峰身體之中,那種恐怖的力量波動。這是讓他現在這分身都感到驚懼甚至是微微驚恐的力量,所以他敢于肯定,陸峰絕對不是一尊簡單的妖孽。如今,聽到陸峰這細致的分析,他更是可以肯定了,陸峰的存在,恐怕絕地是帝級妖孽!
  陸峰沉默,片刻之后輕輕的搖了搖頭。
  “我,并不是屬于任何的宗門勢力,也不是你想象之中的那樣。”
  那尊存在微微一愣,眼中閃過了一種誰都看不懂的光芒,片刻之后,這光芒漸漸的消失,他又一次恢復到了平靜之中。
  輕輕的點了點頭,緩緩的說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也不強求什么了。只是不知道,你們來到這里是為了什么呢?”
  “要知道,這大漢皇室,雖然和我沒有血緣關系,但是他們卻幫助了我不少,所以我,是要照顧他們的…”
  這話已經說的很明白了。那就是這里的人,都是我要守護的。如果你們想要做出什么事情來,那么我是絕對不能容忍的。
  其實,也不能怪這位存在有著這樣的想法。畢竟這大漢國都,雖然是整個大漢帝國最中心的地域,是大漢帝國的一切的凝結之地。但是大漢帝國本身實在是太小太小了,這里根本就沒有什么讓強者們心動的神物或者修煉圣地,可以說,在很多強者的眼中,這大漢帝國其實就是一個不毛之地而已。
  所以今天,當陸峰以及林宇這樣兩尊已經算是仙人和虛仙級別的妖孽存在來到這里的時候,他實在不能不重視一下,不能不往一些地方多想一下。
  聽到這話,陸峰輕輕一笑,他看了身邊的林宇一眼。在陸峰看來,這些解釋還是留給林宇比較好,畢竟這是林宇的事情,如果這些都要自己說的,那么就顯得自己太過強勢了。
  而林宇也沒有在猶豫,直接將自己的事情說了出來。
  那尊存在聽完了全部之后,面sè也變得放松了起來。
  只是照顧兩個人,這根本就不是什么事情。最主要的是,照顧兩個人就能夠讓林宇或者陸峰這樣的頂級妖孽欠自己一個人情,實在是太合算了。所以,他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答應了下來。
  本來陸峰是打算直接撕裂虛空,和林宇一起將他的父母接過來后,在離開這里的。不過那尊存在似乎不想這樣就讓兩人離開。
  他在皇宮之中擺下了盛宴,極力的邀請兩人,而至于說林宇的父母,自然會有專門的存在前往那里迎接了。
  想到以后自己的父母還是依靠這位強者的照顧,林宇自然是不愿意得罪了。不過他還是看向了陸峰,因為他知道,陸峰的態度才是真正決定一切的。
  陸峰看著那尊存在,微微一笑,輕輕的點了點頭。
  “既然這樣,那么就多謝御龍金仙的招待了…”
  御龍金仙,就是這位大漢帝國守護者的名諱。和陸峰意料的不錯,他是確實是大羅金仙級別的存在。不過卻是一尊真正妖孽級別的大羅金仙,是一尊王級的大羅金仙!
  王級的大羅金仙啊,這絕對是異常恐怖的存在,威能極限之下,等同于一尊真正的混元金仙!如果不是因為這樣,強如黃泉大陸皇級宗門之中前五的上仙門,又怎么可能會那么的重視呢。
  宴會舉行的地點,是在皇宮的大廳之中。在這里,除了陸峰三人之外,也就是一些服侍的人群而已。就連大漢帝國的國主都是沒有資格進入這里的。畢竟不管是御龍金仙還是陸峰或者林宇,都是天才和妖孽,他們自身的實力都是已經達到了一種恐怖的程度,能夠和他們在一起的,也唯有同樣層次的存在。至于說其他,陸峰或者不介意,林宇或者也是不介意,但是御龍金仙卻是十分在意的。
  按照他的意思,這就是強者的身份。
  看著那些奢華的布置,那些jing致美食,陸峰卻沒有多少的興趣,他此刻只是安靜的坐在屬于他的位置之上。其實這些東西對于他們而言,都是無所謂的。畢竟別說是仙人,就是蛻凡三境的存在都已經擺脫了對于食物的需求。而到了他們這仙人境界之中,更是連環境都不能夠在制約他們分毫了。
  所以,來到這里,他們在意的只是一個面子而已。
  揮動手臂,示意那些服侍的人群全部離開,御龍金仙靜靜的看著陸峰,許久之后,他才微微一笑。
  “本來我以為,你是不會接受我邀請進入這里來的。畢竟我的本體,那屬于真正大羅金仙的本體就在這下面沉睡著。”
  御龍金仙的話很明白,那就是他以為陸峰會因為小心謹慎而不會選擇來到這里的。畢竟在這里,他的本體一旦復蘇,將會在很短的時間之中完成,而那時候,陸峰他們肯定就危險了。
  一般修煉者,都是不會將自己置于一個危險境地的。
  聽到這話,陸峰輕輕一笑。
  “我之前已經說過,作為妖孽和天才,想要快速的進步,那么就必須在生死的邊緣游走,在沉淪的深淵之中徘徊。這,才是真正強大的道路,才是真正走向成功的希望所在。”
  “心中有所畏懼,那么將永遠都不會成功的…”
  御龍金仙微微沉默了一下之后,輕輕的點了點頭。
  他看著陸峰,神sè間是一種無法形容的審視光芒。
  “可是為什么在我的感覺中,你對于這些,似乎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在意呢?”
  “你,似乎完全就是不在意我的存在。哪怕就是知道了在這下面沉睡著我的本體,那有著大羅金仙威能的本體,你依然沒有任何擔心。”
  御龍金仙對于陸峰,看的十分的準確,他可以清楚的看出來,陸峰根本就是不在意他,對于自己的本體,也是完全的不在意。
  雖然不知道陸峰的底牌是什么,可是御龍金仙卻能夠肯定,就是陸峰在強大,也不可能以虛仙的層次有著對抗自己本體,那堪比混元金仙層次的力量!
  即便是,是拿著仙王使用的蓋世仙兵,依然不可能的。可是陸峰此刻的表現,卻實在就是太過淡然,有些完全無視任何的感覺。他,肯定是有著底牌的,有著強大到,可以完全無視自己的底牌的。
  這,就是御龍金仙的感覺。
  陸峰微微一笑,感受到身邊林宇同樣迷惑的sè彩,他只是輕輕的搖了搖頭。
  “我確實是有底牌,有著很強大的底牌。所以,我無視任何。”
  陸峰的解釋就是這樣的簡單,沒有絲毫的復雜可言。不過這解釋和沒有基本一樣,讓這兩人都是不解,完全的不解。
  “御龍金仙,你可以放心,我對于你是沒有任何惡意的。本身我來到這里就是因為一些特殊的情況,而且我在這里,肯定不可能停留太久的時間,所以你可以放心,繼續安心在這里”
  “養傷了…”
  這一刻,林宇能夠清楚的感受到從御龍金仙的分身之上傳來的那種恐怖到極點的震蕩。那是一種無法形容的恐怖之感,讓人的心底震顫。林宇面sè無比的難看,可是他卻沒有說什么,因為他此刻,實在說不出任何來。
  這,就是天仙的威嚴,當然如果僅僅只是天仙威嚴的話,林宇恐怕也不會有多么的難以抵抗,畢他是皇級的妖孽,融匯了那么的知識和記憶,經歷了那種痛苦的折磨之后,他的意志已經是十分的恐怖了。這一次所以被威嚴壓制,最大的原因還是因為這氣勢,嚴格算起來不是純粹的天仙威嚴,這其中夾雜的,是屬于御龍金仙本體的那種大羅金仙的恐怖力量!
  這,才是讓他真正被徹底壓制的主要原因。
  不過,在這樣恐怖的威嚴之中,陸峰卻似乎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他始終,都是之前那種無比淡然的模樣,甚至連周圍絲毫的動蕩都感覺不到。
  平靜的,讓人無法相信,寧靜的,讓人難以置信。
  此刻御龍金仙的眼中,閃過了一種無法形容的動蕩sè彩。他看著陸峰,許久之后才終于緩緩的開口。
  “你,到底是誰…”
  簡簡單單的五個字,卻已經戴上了一種恐怖的威嚴,隱約中,在這地底的深處,更是有一種無法形容的劇烈震蕩在緩緩出現,在緩緩復蘇!
  林宇知道,陸峰也清楚,在地底的深處,那是屬于金仙的威能,那是屬于御龍金仙本體,大羅金仙的威能!他竟然,要復蘇了。
  不過,面對這一切,陸峰還是始終的淡然。在這樣的時刻之中,他竟然笑了。
  “我說過,我沒有任何的惡意。你完全不必這樣的。”
  “我,不想惹事。但是如果真的碰到了,那么就不會留手了。御龍金仙,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訴你。一旦我動用底牌,那么你,不是對手…”
  這一刻,陸峰直接站了起來,雖然沒有任何威能的出現,可是那種恐怖的靈魂意志卻是讓人的心都在不斷的顫抖。這就是陸峰,雖然不動任何的威能,但是僅僅憑借意志,依然是讓無數人驚悚的恐怖存在。
  此刻的陸峰,雖然強大,可是卻一點都沒有那種完全無敵的恐怖實力。這和他所說的那些話,根本就沒有任何能夠聯想起來的地方。
  不過,不知道為什么,看到這樣子的陸峰,不管是御龍金仙還是林宇,都是相信了。他們相信陸峰的話,相信陸峰所說的,能夠將在付出代價的情況下,將一尊王級的大羅金仙抹殺的話。
  強勢,陸峰十分的強勢,絲毫沒有退避的意思。看著陸峰,處于壓制之中的林宇也是露出了一種微微迷惑的sè彩。在和陸峰接觸的這些時間之中,他能夠知道陸峰是一個人。可以說,雖然陸峰有著驚世的資質,有著可以碾壓中階天仙的無敵實力,但是他,始終都是一個無比謙遜的存在。
  可是今天,林宇卻能夠感受到,陸峰在面對御龍金仙的時候,明顯的很強勢,甚至可以說是很霸道,似乎要處處將他壓制一般。
  其實,陸峰這樣做,也是有原因的。因為他,能夠感受到在這御龍金仙的身上,帶著一種明顯的敵意,雖然隱藏很深,可是這種敵意和惡意卻是瞞不過陸峰的,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在面對他的時候,陸峰始終都是無比的強勢,始終都是不退避一分一毫!
  許久,兩人對峙,是許久的時間。終于,御龍金仙周身之上的威嚴,漸漸的消失,完全的散去了。
  他的面容之上,出現了一種無法形容的sè彩。
  “你是怎么知道的?”
  /br
  /br
  Ps:書友們,我是雨暮浮屠,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