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尊星河》 最新章節: 新書審核通過跪求支持(09-16)      第九百三十三章永恒仙主(09-16)      第八百一十七章他的血液(09-16)     

獨尊星河817 他的血液


   “而且,上仙門按照剛才那位弟子所說的,應該是一個皇級的宗門,雖然皇級的宗門放眼整個時代之中,甚至放眼四荒六古的時代之中,都算是恐怖的宗門之一了…”
    
    “可是你們,始終只是皇級的宗門!在你們之上,還有傳說中的帝級宗門,還有那穿梭了四荒六古連同現在在內十一個時代的圣地!”
    
    “最終之王,是連圣地都不放在眼中的。而帝王,更是五大最終之王中,最強大的存在。以陸峰這樣的偉大,你們上仙門,有什么資格招攬呢…”
    
    說到這里,林宇眼中是無盡嘲諷的sè彩。對于這上仙門,能夠嘲諷的話,林宇絕對是不會留口的,因為對于這上仙門,他真的是太恨太恨了!
    
    畢竟他的生命,有很大一部分就是被這上仙門掠奪而去的。
    
    所以,此刻的他在能夠嘲諷的時候,林宇是沒有絲毫的留嘴。
    
    三尊上仙門的弟子都是無盡的沉默,他們知道,林宇說的沒有錯。上仙門總門雖然恐怖,屬于一個州的霸主門派,可是他們始終只是雄霸一個州的霸主門派,比起那些霸占一方大陸的帝級宗門,甚至是那穿越了四荒六古而存在的圣地,卻相差的不是一個級別。
    
    陸峰這樣的最終之王,就是連那些圣地都不放在眼中,所以他們上仙門,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資格進行招攬。
    
    看著林宇,看著陸峰,此刻那三尊上仙門的弟子都是露出了絕望的神sè。可以說,除非是讓他們離開這里,否則他們就絕對是必死的。哪怕就是陸峰不殺他們,可是一旦等到上仙門的那些長老們到來之后,他們也是必死無疑的。
    
    他們,真的死定了。
    
    相互對視,都看到了彼此眼中那種不甘心的sè彩。看著虛空之中,那似乎全部的注意都放在了核心法陣之上的陸峰,他們都是微微的點了點頭。下一刻,三道身影瞬間的消失,瞬間燃燒了全部,朝著外面飛行而去!
    
    看著他們離開的方向,一邊的林宇面sè微微一緊。
    
    在上仙門的這一處分宗之中,死去的人已經太多太多,僅僅就是最近的二十多年之中,就要超過百萬人因為獻祭而徹底的湮滅。
    
    這其中的一切,和這五人是分不開關系的。所以他們,都是應該必死的。
    
    只可惜看著他們那瘋狂逃跑的背影,林宇卻沒有任何的辦法。
    
    他現在距離蛻凡三境之中的第一境界感悟天地境都還有一步之遙,而對抗這些盡顯素姿境,甚至是渡劫三境之中的人,對抗這些已經瘋狂的燃燒了一切的人,他還是沒有任何的辦法。
    
    此刻的林宇,只能焦急的看著陸峰,希望陸峰能夠做出什么措施來,讓他們受到該有的懲罰。
    
    不過可惜,現?,現在的陸峰似乎已經將全部的注意都是集中到了面前的法陣之上,他根本就沒有看到周圍的異樣,沒有看到那些人的離開。
    
    林宇想要告訴陸峰,可是當他看到陸峰那無比專注神sè的時候,卻是終究沒有開口。陸峰和他之間沒有任何的關系。如果真的要說起來,這一次他能夠活下來,還是依靠陸峰的幫助才終于做到的。
    
    他,根本就沒有資格要求陸峰什么。
    
    林宇,終究什么都沒說,只是靜靜的站在原地,看著天空之中無比認真的陸峰。
    
    不過,就在下一刻,他看到了陸峰抬起了手臂,微微抬起,輕輕抬起,而后,緩緩的落下。
    
    一切,那么的安然。
    
    可是結果,卻是無比的轟動!
    
    因為在陸峰手臂落下的時刻,在虛空之中的三處地方,猛然傳來了震撼的波動!這三處地方,正是之前那三位上仙門弟子逃跑的方向…
    
    時間,一時一刻過去了,陸峰能夠感受到,自己給予的封印已經無法在堅持的多少時間了。或者可能就在下一刻,這分宗核心禁制被觸動的消息就要傳遞會上仙門宗門之中了。
    
    那時候,即便是陸峰在不想,也是還要放棄的。
    
    看著面前這依然不斷變換模樣的詭異法陣,陸峰終究還是選擇放棄了。
    
    他知道,這法陣締造者,是一尊在陣法方面的極道大師,他甚至已經靠近了人王的境界了。如此恐怖的大師凝練的法陣,不是他在這里隨便看看就能夠破除的。
    
    終于,陸峰還是放棄了,放棄了想要領悟這法陣的想法。
    
    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的猶豫,不過最終似乎想到了什么,陸峰還是決定了。
    
    “呼,反正等到半月之后我完全恢復,就可以打碎戰力禁忌神話領域。那東西恐怕在未來,也是沒有多少的用途了。”
    
    “不如,就試一下吧。”
    
    陸峰已經決定不再使用任何的其他方法了。想要依靠自己領悟這陣法紋絡的真諦,可能,但是時間卻絕對不會是一個小數字,比之等他恢復到了巔峰程度在暴力破除還要久上太多太多。
    
    所以,陸峰放棄了這不切實際的想法!
    
    他此刻唯一的打算,就是之前最開始的那種方法,也就是暴力的手法!
    
    暴力,就是完全的暴力,就是陸峰最極端的暴力手法!
    
    這不是說現在他已經有辦法可以恢復到昔ri的巔峰了,而是因為他,還有其他的手段。
    
    揮動手臂,從虛空的專屬空間之中拿出了一塊碎片,那是一塊不規則的類似金屬碎片,上面無比的暗淡,充盈了一種歲月洗禮的痕跡。
    
    這碎片,看似斑駁,可是它的來歷卻真的不簡單,十分的不簡單!因為它的本體,正是那傳說中至尊兵團的制式鎧甲!
    
    至尊兵團,顧名思義,其中的存在,全部都是神王至尊!而神王至尊使用的兵器無一不是超越了九品器物的十品王道器物!
    
    當然,成為了碎片的它已經沒有了昔ri的威能,而且這神王戰甲的威能也已經被壓制了。壓制它的,不是什么強者的封印,而僅僅只是這上面的一點點暗紅,僅僅只是,他的血液…
    
    “沒想到,我粉碎了血脈的桎梏,徹底的斷絕了和您的最后一絲聯系,可是到頭來,卻還是要借助您的力量才能成功…”
    
    面容之上,是一絲的無奈。他將屬于人王的血脈粉碎,可是到頭來,他要借助的,卻是人王的那一滴血液,要依靠那一滴血液的力量,完成最后的粉碎。
    
    看著金屬片上那暗紅的sè彩,陸峰微微猶豫。他知道,如果將這上面平衡去掉的話,將會出現驚世的變化。當初陸蕭然就曾經告訴了他如何才能正確的使用這一滴血液,按照陸蕭然當初的想法,是希望陸峰可以將這血液作為保命的工具。
    
    畢竟這是人王的血液,而這血液哪怕就是在爆發,也是絕對不會傷害到有著人王血液陸峰的。
    
    可是如今卻不同了,因為他已經粉碎了人王的血脈桎梏,他已經不是昔ri的陸峰了。這樣的話,人王血脈如果再一次的爆發,陸峰真的不知道是不是能夠傷害到自己了。
    
    遲疑,僅僅只是一瞬間就消失了,因為他陸峰根本就不是什么遲疑的人。一旦決定,那么陸峰絕對不會再猶豫了,因為那不是他帝王的風格。
    
    終于,陸峰將手中的金屬片托了起來,神sè間,已經是無比的鄭重,陸峰已經時刻準備離開這里了。
    
    現在的他還處于一個關鍵的時刻,已經容不得任何的傷害了。陸峰雖然堅決,可也不是什么白癡。如果那血脈的力量真的要傷害到他的話,那么陸峰是絕對不可能傻愣愣的等著被傷害的。
    
    看著下方那微微發愣的林宇,陸峰輕輕吐了一口氣。剛剛他全部的注意都是放在了面前的禁制之上,差一點就忘記了林宇的存在。
    
    如果放任他在這里的話,那么恐怕他瞬間就要尸骨無存了。那時候就是自己出手,恐怕也是無法將他救回來的。
    
    “人王血液的力量啊!雖然只是人王的血液,可是這血液的強大,卻是任何都無法相比的。”
    
    人王,那是無上主宰級別的存在,陸峰還知道,人王是他們看中的人,是他們心目中,可以接替‘他’的存在。這樣強大的人王,僅僅只是一滴血液,也是讓人無盡驚恐的。
    
    如果這一滴血液的力量全部爆發出來,那么陸峰相信除非是自己進入到戰力禁忌神話領域之中,否則是根本無法抵抗住的。
    
    輕輕揮動手臂,將林宇托了起來,直接拉到了自己的身邊。
    
    此刻的林宇,面sè微微的緊張。
    
    他是第一次御空飛行的。想要飛行在天空之中,那么最少需要蛻凡三境才可以的。而顯然他還不是那一級別的存在。所以這算是他第一次御空飛行,自然無比的緊張了。
    
    看著身邊微微慌亂的林宇,陸峰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說道:“林宇,為了能夠徹底的掌控這分宗,我要使用一些特殊的方法。那一瞬間可能產生十分恐怖的力量,如果真的爆發出來,就是我也無法保護你。所以在使用之前,我想要將你先送到一個安全的地方。”
    
    聽到這話,林宇輕輕的點了點頭。
    
    對于林宇,陸峰算是當成自己朋友的,畢竟這是他來到這里之后,除了那位老者之外第一個真正說的上話的人,而且顯然,林宇對他的幫助也是很大的。所以陸峰才要征詢一下林宇的意見。
    
    見到林宇同意之后,陸峰虛空隨手撕裂了一道裂縫。
    
    “你過去吧。在那里等我一會。”
    
    “不管是不是可以成功,我都是會過去找你的。我會幫你解開你身世秘密的…”
    
    聽到陸峰最后的一句話,林宇的眼中閃過了一絲激動的sè彩。不過最終他都沒有在說什么。深深的點了點頭之后,林宇直接一步邁進了那虛空裂縫之中了。
    
    將虛空裂縫閉合,陸峰的視線終于完全的集中到了面前的金屬碎片之上。
    
    輕輕的吐了一口氣,陸峰的眼中出現了一種無法形容的sè彩。
    
    下一刻,他終于伸出了手臂,終于還是朝著那金屬之中諸如了強大的力量!
    
    雖然已經無法用血脈的力量引動,可是陸峰卻還是有著其他的辦法!只是引動的話,他做起來還是無比輕松的。
    
    這一瞬間,無比龐大力量的注入,讓這金屬片,出現了一種無法形容的光彩…
    
    …
  /br
  /br
  Ps:書友們,我是雨暮浮屠,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